搜索
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散文杂谈] 记忆:两个小拐蛋坏事一大堆

  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惟我独俊 发表于 2019-2-28 19:38:02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楼主
惟我独俊
2019-2-28 19:38:02 917 22 看楼主

传播文明,引领风尚,关注随州文明建设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国际cc网投平台代理

x
记忆:两个小拐蛋坏事一大堆
    人的一生有很多记忆,这些记忆在脑海里已经烙下了深深的烙印,挥之不去,尤其是与儿时的玩伴在一起的童年趣事。当他们逐渐走向老年或者暮年再度相聚的时候,回忆起幼年那些因为幼稚和无知,做出来的令大人们嘀笑皆非无可奈何坏(趣)事的时候,无疑是一种快乐。
    我和发小分别四十年后才再度相聚,相聚的时候那种激动幸福的的心情自不言表。两人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题,而回忆年幼时的故事便是我们聊天的中心。让两个人没想到的是,双方对已经过去四十多年的故事仍然记忆犹新。
    我和发小当时是村子里最出名的“拐蛋”,没有之一,当年所做的“坏事”举不枚举,前不久我写了一篇《我与发小童年的“坏”故事》,有朋友读后大呼过瘾,应朋友的要求,今天再把我和发小当年所做的“坏事”披露一部分,以飨读者。
扒豁子抓鱼
    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的我们,童年的时候正是国家计划经济年代,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,当年的生活相当的艰难,比较贫穷的农村有的地方根本吃不饱肚子,农村的生活条件可想而知。
    虽然如此,因为当年化肥农药使用少,没有电鱼之类的,因此,“水产”相当丰富,不管堰塘还是河沟,几乎有取之不尽的小鱼小虾。为了改善生活,我和发小在天气逐渐变暖的时候就开始到处抓鱼捞虾。
    虽然堰塘和河沟鱼虾很多,但这些地方储水量也大,以我们两个小家伙之力是很难在这些地方捞到鱼虾的,于是我们便把目光瞄准了稻田——稻田的水少,容易排干,抓捞也方便。
    当年的稻田里几乎不施化肥农药,因此,插秧后不久,就可以清晰地看到鱼儿成群结队地在稻田里游曳,我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总是趁生产队管水员周爷爷不注意和没有大人的时候,用一只虾网拦在田豁子(稻田出水口)处,接着用手将豁子扒开,然后我们就躲得远远的,等稻田里的水全部放掉之后,我们就下到田里,在田沟里抓鱼,每次的收获都颇丰,多的时候能抓七八上十斤,少的时候也不低于两三斤。
    因为生产队里没有客水,水资源相当宝贵,稻田里的水被放掉之后,如果不及时进行补充,就意味着这块田的水稻面临绝收,我们并不知道在稻田里放水抓鱼的后果,总是乐此不疲,因此,不管是生产队的管水员还是队长都气得暴跳如雷,明知道是我们两个“小拐蛋”的所作所为,但没有抓到现行,也不敢指责我们,因为他们知道惹我们的后果——用石头砸房子。
    直到有一次,我们连续扒了几个田豁子都没有成功之后才彻底放弃了。原来,对我们“恨之入骨”的生产队管水员周爷爷想了一个办法,将所有的田豁子都布满刺棵,然后在上面盖一层稀泥巴,只要我们一动手,就会扎的生疼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沙发
 楼主| 惟我独俊 发表于 2019-2-28 19:41:12 | 只看该作者
沙发
惟我独俊
2019-2-28 19:41:12 看楼主
偷猪油野炊
    在我们童年的那个那个年代的小孩子是没有零食吃的,既没有卖的,也买不到,有时候即或有买的,因为农村普遍经济拮据,根本买不起。
    小孩子天生爱吃零食,但又没有零食可吃,这却难不倒我们这对发小。我们将别人吃完罐头扔掉的铁质罐头盒捡回来,在罐头盒的一侧开孔,小点的罐头盒我们用煤油灯做燃料,把煤油灯放进罐头盒,点燃煤油灯就行,大一点的罐头盒我们就用树枝做燃料。做好之后,我们吧这些“灶”藏在不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,然后分别在各自家里偷一些油盐之类的。
    做的时候非常简单,我们把铁质罐头盒底朝天,罐头盒底当“锅”,在下面点燃煤油灯或树枝,待“锅”烧热后,放上食用油,将偷出来的食物放在上面加热烤熟,然后撒上盐就可以吃了。用铁质罐头盒做的“灶”小巧玲珑,方便携带和收藏,是当时最理想的“野炊”用品。
    做好准备工作之后,春天,我们带着从家里偷出来的面粉、去年的陈蚕豆、豌豆或者大人留的花生种,在罐头盒上面烤着吃;夏天,我们就在稻田里、小河沟里抓鱼捞虾用油炸着吃,秋天,我们便偷挖生产队的花生、红薯烤着吃。而到了冬天,就是我们吃“大餐”的时候。
    之所以说冬天吃大餐,是因为到了冬天都会杀年猪,我和发小总是乘大人不备的时候,在家里偷偷用刀割一些猪板油出去做一些自己觉得好吃的“零食”,有的时候甚至会把腌制好的腊肉也偷出去烧着吃。
    直到有一次,我们偷猪油猪肉的事被母亲发现后,被臭骂了一顿不说,还挨了一顿,从那以后打我们再也不敢了——因为你不知道那时候的猪油和猪肉是何等的宝贵。说起被母亲发现,其实很简单,那就是我们在用刀割猪油猪肉的时候,忽略了一个细节:我们每次割的时候,都会留下新鲜印迹而没有做任何处理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板凳
 楼主| 惟我独俊 发表于 2019-2-28 19:42:05 | 只看该作者
板凳
惟我独俊
2019-2-28 19:42:05 看楼主
偷杏子挨揍
    我家隔壁邓奶奶家的院子里有一颗碗口粗细的杏树,每年春夏之交,我们俩发小的心思便在这棵杏树上了。
    这棵杏树在邓奶奶家院子的正中,要想吃到杏,必须进到院子里面才能摘到,而邓奶奶家的夯土院墙足有两米高,院墙的顶部爬满了仙人掌,这对一般小孩子来说,要想进入到院子里面偷摘杏是不可能的,但却难不倒我们。
    我们的做法很简单,找来几根比墙洞(建夯土墙留下的洞)略细一点的木棍,将木棍插入墙洞,然后顺着木棍一层一层马上墙顶,然后再顺着木棍就可以下到院子里面了。
    偷的时候,我们两个分工明确,一个在外面站岗放哨,另一个进到院里爬上杏树摘杏,将摘下来的杏装在裤腿里(将裤脚扎紧),然后再顺着墙上的木棍爬出来。爬出来之后,我们还不忘了“毁灭证据”,将插在墙洞上的木棍带走,躲在没有人的地方分享我们的“胜利果实”。
    那个时候果树少,即便有,也被当成“资本主义尾巴”被割掉了,邓奶奶家的这棵杏树是我们村子农户家里仅存的一棵果树,因此,从杏还没有成熟的时候,我们就开始偷——其实没有熟的杏是难以下咽的,但我们还是乐此不疲地偷来解馋。
    其实每次我们偷摘之后,邓奶奶都是知道的,只是她不知道是谁所为。有一次,正在我们偷摘杏的时候,邓奶奶突然回家,我们猝不及防,发小在外面喊了一声:“有人来了”,来不及把我“救”出来就逃之夭夭了,而我刚从树上溜下来,就被邓奶奶抓了个现行,这一下狡辩也没有用了。
事后,邓奶奶将这件事告诉我母亲,母亲气急之余,将我按在地上,脱下鞋子,对着我的屁股一顿猛刬,打得我杀猪般嚎叫也不肯罢休。从那以后,我再也不敢翻越邓奶奶家的院墙偷摘杏了。
    没过多久,邓奶奶家的杏熟透了,老人摘了半篮子送到我家,说:不是我舍不得,那杏没有熟不能吃,现在熟了,我送点过来让你吃个够。当时,我非常感激邓奶奶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地板
 楼主| 惟我独俊 发表于 2019-2-28 19:43:37 | 只看该作者
地板
惟我独俊
2019-2-28 19:43:37 看楼主
打凌冰捞鱼
    作为喜欢到处打鱼捞虾的我和我的发小,一年中的春夏秋三季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到处抓鱼捞虾,不管是在小河沟里,还是放稻田里的水,总之我们会有办法抓到鱼吃。但是到了冬天,因为天气太寒冷的缘故,加上稻谷早已经收割,稻田里都种上了小麦,小河沟里的水也逐渐枯竭,所以我们要想吃鱼就显得有些困难了。
    俗话说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小时候,一到冬天,我们的父亲就会带上泥网(一种沉在水底的网具)到堰塘里捞鱼,我们跟着被笆篓装鱼,渐渐地,我们就学会了大人捞鱼的方法。
    到了不上学的时候,我们两个小家伙就会各自带上一只泥网,来到堰塘里,学着大人的样子在堰塘里捞鱼,我们把泥网绑上两根绳子,一个在堰塘的这边,一个在堰塘的那边,互相拉过去拉过来,这样人就不必要围着堰塘转,而且收获基本上是一样的。末了,我们将捞上来的鱼放在一起,然后扒成差不多数量的两堆,一人一堆,从不扯皮。
    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年幼,对于拉泥网来说,还是非常吃力的,因为这网之所以叫“泥网”,是因为这网是挨着泥巴被人拖来拉去的,里面不仅有鱼,还有大量的泥巴,因此,在往里面的泥巴太多拉不动的时候,我们俩就会合力拉。
    渔网拉上岸后,我们就到泥巴里面找鱼,一般都是以鲫鱼和鲤鱼居多,有时候还能捞上来不少的脚鱼(鳖)和乌龟,鱼我们是不管大小通吃,至于脚鱼和乌龟,因为那个时候没人吃,都扔了。
    在泥巴里捡鱼的时候,我们不是像大人一样穿着雨靴小心翼翼地在泥巴里面翻找,而是直接趴在泥巴里找,每次打完鱼,两个小家伙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泥巴,只剩下两只眼睛眨呀眨的。
    那个时候我母亲脾气非常暴躁,虽然我带了鱼回家可以改善全家的生活,但母亲并不领情,除了衣服都脏了,母亲要在生产队参加劳动抢工分,没有时间洗以外,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换的,那个时候穷,一人只有一件棉袄——还是哥哥穿旧了的。因此,每次捞完鱼回家,我免不了要挨一顿骂甚至被揍,但我仍然乐此不疲。
    记得我们十岁那年冬天,天气异常寒冷,堰塘里的冰因为长时间天寒地冻,足有十公分厚,村子里的小伙伴都在冰上滑冰、玩陀螺。记得那一天下着鹅毛大雪,我和发小商量着去捞鱼,这事当然要瞒着双方的父母,因为天气太冷,堰塘里又结了那么厚的冰,不要说捞鱼,就是下网都很艰难。即便如此,也没有挡住我们去捞鱼的兴致。
    两个小家伙背着大人带上网具来到一个叫“东黑洼”的堰塘里,再演塘边将凌冰打开一个口子,然后把绳子绑在树枝上,用树枝将网绳牵引到堰塘的另一边,一切准备妥当之后,我们两个小家伙就按照以前的方法捞鱼。
    在冰里面捞鱼远没有没有冰方便,因为气温太低,网绳一出水面就结冰了,拉扯起来极其用力不说还滑,半天下来,我们几乎没有什么收获,更让人生气的是,渔网不知道被堰塘中间的什么玩意儿给挂住了,我们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没能拉出来。无可奈何之下,我们只得回家求助大人。最后的结果是,网虽然被捞上来了,但我们这两个浑身上下都如同冰人,冻的鼻涕直流的小家伙挨了不少训。
    从那以后,我们再也没有在大冬天的时候捞鱼了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5#
 楼主| 惟我独俊 发表于 2019-2-28 19:44:45 | 只看该作者
5#
惟我独俊
2019-2-28 19:44:45 看楼主
偷桃吓死人
    那一次,我的大舅舅差点被我们两个小家伙吓了个半死,最后大人们的解释是他遇见鬼,被鬼媒住头了。其实是我们两个小家伙引起的。
在我们村子的南头,有一块面积大约四五亩地的桃园,每年桃子快熟的时候,就是全生产队的小孩子们最向往的地方,大家都希望趁看守的大人不注意,溜进桃园摘几个桃子尝尝鲜。
    而越是这个时候,照看桃园的人就看的更紧,肩上扛一把铁锹不停地围着桃园转,因为稍有不慎,就会被小孩子们钻了空子。那个时候小孩子多,如果不加强照管,整个桃园的桃子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这些小孩子祸害殆尽。
    尽管防守的如此严密,却难以防范住我和发小,我们有自己一套“秘不可宣”的偷桃办法,那就是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,两个人明确分工,一个人当着照管员的面明目张胆的走向桃园,照管员发现后就去追,等照管员去追的时候,另一个就从反方向跑进桃园,摘下几个桃子后迅速溜出桃园,然后两个人躲在一起分吃桃子。这个办法在照管员那里屡试不爽,没有一次失误过。
    一天晚上,两个嘴馋的小家伙相约再去偷桃子吃,巧的是那天晚上照管员不在桃园里,这一下两人大喜过望,直接钻进桃园,走到桃园的深处,爬上桃树,坐在桃树枝上,放心大胆地边摘边吃。
    不知吃了多少,也不知过了多久,朦胧中,我们发现有一个人正顺着桃园一旁的大路走了过来,我们以为是照管员来了,吓得在树上大气都不敢出一个——即便如此,我们站在树上的身子却像筛糠一样抖个不停,当然是被吓得。
    那人听见桃树林里有动静,立即停下脚步:谁个?睡在里面干嘛?听见有人喊,我和发小吓得溜下树,猫着腰,在桃树林里钻来钻去,最后找到一个出口,逃出了桃林。
    原以为这件事就此平息,没想到第二天听到人们讲述,说我的大舅舅(原来昨晚在桃园里的那个人是我的大舅舅)在桃园里遇到鬼了,然后被鬼媒住了头,在桃园里来来回回转了一晚,直到天亮的时候才惊醒,而且讲得有声有色,说是我大舅舅从桃园经过的时候,发现桃园里有两只鬼,在桃园里跑来跑去,搞的整个桃园里呼呼啦啦直响,他询问了半天也没有回音,于是他便怀疑遇上鬼了。也不知道他是被吓成那样还是真的被鬼“媒住了头”,反正他在桃园里一直转到天亮才被人发现,问他的时候他竟然什么也不知道。
    当时大人们讲这个故事的时候,只有我和发小心知肚明,哪里是什么鬼,分明是我们两个害人的小鬼。

点评

很有趣。那你以后跟你舅舅把这个事说清楚了没有?或者说漏嘴说过没有?  发表于 2019-3-1 11:49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#
十八子 发表于 2019-2-28 20:09:22 | 只看该作者
6#
十八子
2019-2-28 20:09:22 看楼主
都是儿时的记忆,回味无穷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7#
南风过境 发表于 2019-3-1 08:03:04 | 只看该作者
7#
南风过境
2019-3-1 08:03:04 看楼主
童年的记忆永远都是美好的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8#
雷霆之势 发表于 2019-3-1 08:30:40 | 只看该作者
8#
雷霆之势
2019-3-1 08:30:40 看楼主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9#
雷霆之势 发表于 2019-3-1 08:31:05 | 只看该作者
9#
雷霆之势
2019-3-1 08:31:05 看楼主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0#
凉介 发表于 2019-3-1 09:21:42 | 只看该作者
10#
凉介
2019-3-1 09:21:42 看楼主
提示: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列表

查看:917 | 回复:22

官方微信

手机版

手机APP

联系电话:0722-3239318 邮箱:hbszwmw@163.com ICP备案号: ( 鄂ICP备11012467号-1 )
Copyright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22-323931815997874880(李冰);举报邮箱:244088934@qq.com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